专家看法

智利葡萄酒近年来的成长步伐迅速,不过少有人能像爱德华多查威克,把这当中所蕴含的热情与动能传神呈现。爱德华多查威克在待人处世上相当具有个人魅力,他让智利葡萄酒在世界顶级葡萄酒版图中稳稳占有一席之地。毫无疑问,一场于2004年1月在柏林举办的盲品活动,我们现在称之为「柏林品酒会」,让世人对智利葡萄酒留下深刻印象,同时也在业界中造成一定程度的浪潮。自2004年的柏林品酒会以来,爱德华多查威克不遗余力接连在世界各地超过20个城市举办相同的盲品活动,将智利葡萄酒与世界驰名的葡萄酒一同进行评比,此举对于观察家而言甚是大胆,但对于真正认识爱德华多查威克的人来说,你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

我与爱德华多查威克初次相遇是在10年前,那时我跟他皆为葡萄酒大师候选人,我对他拥有很好的第一印象,即使当时我还不知道他已职掌智利一家优秀的葡萄酒公司。他聪明、口条清晰,但他更大的优点是拥有倾听他人意见的能力。他的领导能力是建立在主动聆听、观察,接着做出具影响力的计画。

当我们成了好友之后,爱德华多查威克对我解释,2004年那场柏林品酒会的结果也着实让他感到意外。他告诉我最初之所以举行盲品,除了带有教育意涵外,目的并不是为了想要赢,或者想把智利葡萄酒推上第一名的位置,而只是想了解智利的顶级葡萄酒,能如何与世界知名葡萄酒分庭抗礼。智利葡萄酒晋升第一名,完全在爱德华多查威克的意料之外。

上述是我与爱德华多查威克在2010年共同主持香港第一场柏林品酒会前所进行的谈话内容。我记得提醒过他许多次,香港的葡萄酒专业人士的味蕾可是相当传统与偏好旧世界,得做好落榜打算,智利葡萄酒可能无法进入前五名。他对我点点头笑了笑,并且用冷静的口吻跟我说不管结果如何都能接受,他只是很想了解香港专业人士对于葡萄酒的偏好。我当时就已知道柏林品酒会是个带有教育意涵的活动,同时也是要让各个城市的挑剔味蕾在特定的时空条件下,选择出最适合自己的葡萄酒。

于香港举办的柏林品酒会结果可说是令人大感震惊。2010年5月13日,经过80位顶尖香港专业人士的评选,五款不同的智利葡萄酒分别获得第二到第六名的名次,仅次于唯一进入前五名榜上的第一名:玛歌酒庄(Château Margaux)。

在2004年第一次的柏林品酒会以来,以及过往十年间接续举办的20场盲品所透露的讯息相当清楚:顶级的智利葡萄酒拥有与应有世界一级知名葡萄酒等同的地位。当然,我们接下来讨论的问题是任何葡萄酒专家都会问的:智利的葡萄酒能与世界一级红酒拥有相同的陈年实力吗?

因此自2011年10月起,便在亚洲城市包括香港、台北与首尔等地接连举办首场 Seña 垂直品饮巡回活动。垂直品饮的概念是指以盲品方式,将 Seña 不同年份的葡萄酒,与波尔多一级酒庄相对应的年份一同盲品比较,以显示出这些酒随着时间演变而展现出的陈年实力。

 

gdfbgfbgf

葡萄酒大师李志延 亚洲首位葡萄酒大师、亚洲《Decanter》特约编辑、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联席主席、作家、葡萄酒顾问与讲师,2013年11月
评语
AAA
BBB
  • 「我想世上没有其他酿酒商会如此大手笔地在全球举办这种研讨会和说明会,爱德华多的酒是智利的标竿,价格却只有世界知名欧洲经典酒庄的一小部分。」

    Steven Spurrier,共同主持人,《醇鉴》杂志编辑顾问暨醇鉴世界葡萄酒大赛主席,2009年5月5日
  • 「当爱德华多和我第一次讨论到盲品会这个念头时,我告诉他要有失望的心理准备,因为波尔多红葡萄酒在这一带特别受欢迎。结果揭晓时我真的十分惊喜,这个提醒其实是大错特错…」

    葡萄酒大师李志延,亚洲首位葡萄酒大师,亚洲《醇鉴》特约编辑,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联席主席,作者,葡萄酒顾问及讲师,2011年11月
  • 「这次活动之前,只有爱德华多知道自家的酒有多优秀,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有了这场世界级葡萄酒赛事无庸置疑的背书,爱德华多的酒展现了智利巨大的葡萄栽种潜力,也为智利酒在国际市场上赢得更好的地位与信誉。」

    Jorge Lucki,巴西《经济价值报》葡萄酒记者与专栏作家于圣保罗,2013年10月
  • 「如今这些品饮过程对具影响力的美国葡萄酒贸易商们如何看待智利,肯定起了作用,因此我看到他们不遗余力地为智利推广世界级葡萄酒产区应有的形象,而且能和其他地区所产的顶级酒平起平坐。」

    Josh Raynolds,Steven Tanzer的《国际葡萄酒窖》杂志葡萄酒评论人,2013年12月于美国
  • 「一位富有进取精神的智利葡萄酒商,伊拉苏酒庄(Viña Errázuriz)的爱德华多查威克已成功为智利葡萄酒业–或者至少为他自家的酒–打造了进化的里程碑…『柏林品酒会』无疑地将在智利葡萄酒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葡萄酒大师Jancis Robinson,英国金融时报「智利葡萄酒崛起」,金融时报周末杂志,2004年2月14日